孙小果如何“死而复生”?尘肺工人工伤补偿金被谁截留? 严惩腐败护民生

2021-01-23 23:06:37 来源:清廉网

  

  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多次提出反对孙小果减刑的意见,即使在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打招呼说情后,仍不为所动。这使得罗正云等人只好将孙小果转到其他监狱进行操作。(视频截图)

  20年前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如何“死而复生”?尘肺工人的工伤补偿金被谁克扣截留?患者掏不起医药费被逼跳楼背后,是怎样的医疗乱象?

  昨晚,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二集《守护民生》播出,孙小果涉黑涉恶案等案件的幕后真相一一揭晓。

  孙小果“死而复生”作恶不断,深挖背后保护伞

  孙小果案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犯下多起性质恶劣案件的他,1998年一审被判死刑,二审被判死缓,之后却一而再再而三减刑,服刑12年5个月后就出狱继续横行作恶。

  孙小果家究竟有多大的权力,能一路“绿灯”放行?调查人员起初有这样的疑惑,但当一路查下来,却发现最大的官员只是其继父李桥忠——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局长。

  一个区城管局长打通层层关节,让死刑犯“复活”,堪称拍案惊奇。第二集的剧情中,观众跟随办案人员一起抽丝剥茧,挖出问题根源。

  看似匪夷所思,却深刻反映了当时的风气积弊。不少人收受了孙家的钱物,但他们都表示并不是图财,更多的是“朋友圈”“战友圈”熟人请托,看的是人情和面子。最终,人情关系和领导意愿闯进了属于法律的空间,并凌驾在法律之上。

  大祸酿成,往往起于无数小环节的失守。每个人都松一个小口子,通融一下,最后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片中提到,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反对减刑,但时任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等人却另辟蹊径,换监操作。

  如果多些像何绍平一样坚持原则的人,孙小果也不可能“复活”。纪检监察机关将涉嫌违法犯罪的公职人员移交司法审理,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19人分别被判处两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扫黑不除根,会留下无尽隐患。党的十九大后,党中央决定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既要打掉为祸民间的黑恶势力,更要清除背后庇护他们的“保护伞”。纪检监察机关坚决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与政法机关紧密协作,形成攻坚合力。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共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81366件,立案处理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97802人。

  彻查从工伤赔偿款“赚差价”问题,为农民工讨回公道

  黑恶势力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那些失职渎职、贪污腐败的公职人员,看上去性质不如前者恶劣,但他们的工作与群众利益攸关,他们的行为直接啃噬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侵蚀党的执政基础。

  2018年,浙江省玉环市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严重侵害农民工权益的典型案件。案件的缘起,是2016年8月,一名农民工来到当地纪委,实名举报原玉环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城区劳动保障所所长吴福康。

  这名农民工说,因为受了工伤,通过劳动保障所和企业进行仲裁调解,但吴福康没有安排其和企业见面,赔偿款也由吴福康转交,调解协议书上写着4.5万元,但实际只给了他3.7万元,中间相差8000元,吴福康解释说是纸面上多写点给企业抵税用,但他认为是被吴福康贪污截留了。

  事实当真如此吗?纪检监察机关迅速核查线索。调查组调取了吴福康近年来经办的数百起工伤和职业病仲裁调解案卷,逐一联系涉及的企业、工人,对赔偿金额进行核查,并远赴安徽、湖北、江西等省份寻访相关务工人员,历时一年多,获得了吴福康贪污截留的证据。

  遭遇工伤,相关企业却推卸责任,农民工面临失业、治疗等重重生存压力,亟需经济补偿。吴福康不仅没有为工人们雪中送炭,反而雪上加霜,利用职务之便,采取欺骗、隐瞒等伎俩截留工伤赔偿款31次,侵吞伤残补助金29万多元。更可恨的是,吴福康专门挑选家在外地、看起来为人朴实、不会质疑自己的务工人员下手,连重病去世的尘肺工人都不放过。

  吴福康被查处后,截留的工伤赔偿款被追回,并逐一送到了当事人手中。“那个钱去年给我们打过来了,5万块钱。谢谢纪委帮我们找过来,不是纪委帮我们找过来,我们这个钱肯定就拿不到了。”一位务工人员妻子在片中说。

  守护公平正义,守护百姓民生,是执纪执法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公职人员的吴福康有这样的行为,性质恶劣。我们留置他的时候很多人得知这个事情都拍手称好。能够获得企业跟工伤人员的认同,是我们执法执纪者最终想实现的心愿。”玉环市纪委监委干部梁国栋说。

  起底“黑心”医疗机构包庇者,推动行业风气改善

  与吴福康直接同农民工打交道不同,广东省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副主任刘堃和医政处原处长廖庆伟并不和患者直接接触。但他们因分别收受500多万元和700多万元贿赂,后续在医疗机构的准入审批、年检评分和监管上,包庇纵容不良医疗机构,导致病人被医疗机构欺诈,有人在手术台上被追加费用,有人掏不起医药费被逼跳楼。

  刘堃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廖庆伟也被提起公诉。但查处不是终点,片中提到,深圳市纪委监委以刘堃、廖庆伟案为切入点,在医疗卫生系统开展专项整治。原市卫计委、市卫生监督局等4个单位、15名领导干部被问责,全市医疗系统110多名涉案人员被查处。该市纪委监委向市委卫生工委发出4份监察建议书,市委卫生工委认真整改,强化对医疗系统特别是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关停570家违规民营医院及诊所,对重点岗位人员实施轮岗或谈话提醒,完善卫生监督执法、药品采购等制度,压缩权力寻租空间。

  “这些措施实施以后,整个民营医疗机构的风气大有好转,投诉量也大大降低,特别是备受诟病的泌尿外科和妇科的投诉量,分别下降97%和66.7%,全市的恶性医疗事件近两年为零。”深圳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孟昭文表示。

  无论是彻查孙小果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保护伞”、追查贪污截留农民工工伤赔偿款,还是整治深圳医疗卫生领域突出问题,都是纪检监察机关深入整治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不正之风的缩影。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一项没有终点的事业,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也将一如既往,为守护民生履职尽责。

扫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